嘤嘤怪

缘更杂食,主曦瑶忘羡,最近痴迷澄羡,双杰真他喵美好。

前戳我

网不好改不了前戳我

双杰小后续。
来到莲花坞以后放飞自我的姑苏师妹:“师兄!师兄!咱们宗主和玄羽又……”

江澄:悔不当初JPG

外三 双杰

前戳我

不接上文,爽爽而已。
看清tag再评论谢谢。
一点点糖。

又是一年,云梦的市集还是如此热闹,一如从前。
江澄带着魏无羡走在云梦的街上,夜晚灯火璀璨,弥漫着快活的气息,可那两人却完全没有露出一丝属于这个氛围的气息——一个眉峰压低,一脸阴郁,一个目不斜视,毫无生气。
“怎么,”江澄看着魏无羡冷呵一声:“不是你要说要出来逛逛的?现在摆出一副这个神情,要做什么?”
“没什么。”魏无羡闷闷的声音传来。
江澄看着那人的发顶,又道:“那你不如告诉江某,究竟是景不如意还是人不如意?!”
魏无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本来想趁这个机会跑路的,你一直看着我我能高兴就有鬼了。
这几年,自从被莫玄羽献舍而后就被江澄带回江家,被他逼着结了丹,他一直想尽办法想跑,无一次不是被江澄捉了回来关进祠堂,还有一次直接干脆就打断了腿,这个身子羸弱,硬是半年才好的完全,此后,魏无羡总算是消停了。
这不,好景也不长,这才多长时间,又犯了。
倒不是魏无羡不想待在云梦,而是如今他与江澄这尴尬的关系,实在不知道要怎样才好,他憋着难受,真的想问问江澄他天天放他在身边都不嫌膈应的吗?
江澄斜视了魏无羡一眼:“不要想着打什么歪主意,不然就不是打断腿这么简单了。”
魏无羡生生打了个寒颤。
连忙摆出一副谄媚的表情,抬头笑道:“怎么会怎么会,景好看,搁在我身边的人更好看,这么赏心悦目我看着就开心。”
江澄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走到巷口,突然听见里面传出一阵尖叫,还有断断续续的救命声,和几声男人的淫笑。
魏无羡止住了脚步。
江澄知道他的正义心又作祟了,还没开始冷嘲,那人却已经迈开了脚步,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江澄身体一僵,机械的跟了上去,目光往箱子巷子里面看了看,跟着魏无羡走了一小段,魏无羡突然道:“江宗主给小的买串儿糖葫芦去?我就在这等着?”
江澄看了他一眼,仿佛再说你敢打什么鬼主意试试,而后就往河边走去。
回来以后,果真没有看到魏无羡,江澄嘴边冷笑,倒也不急,就往回走去,深入了巷子里。
而后瞳孔猛地一缩。
控制不住的加快了脚步,停在了魏无羡面前,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一再刺激着江澄的情绪。
他怎么忘了,现在的魏无羡,不是夷陵老祖魏无羡,更不是当年那个可以肆意挥霍自己灵力的少年魏婴。
江澄厌恶鬼祟,云梦方圆几里除了无害的,已经全被清出去了。
撤掉了魏无羡最后的底牌。
江澄握紧双拳,低声道:“怎么,都知道自己成了这个样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正义欲?”
“还有什么正义?”魏无羡揽紧了怀中受惊的女孩,拢了拢披在她身上的自己的外衣,半磕着眼眸:“从前我是魏婴,有挥霍的资本,是夷陵老祖,有挥霍的本事,可我也不敢了,江家……我不想再承受第二次。”
江澄身体猛的一颤。
魏无羡似是自嘲的笑了笑:“可如今我孑然一身,就余贱命一条,还有什么怕的?”
“你——”
还有我。
可就是这简单的三个字,哪怕演练了无数次,他江澄也无法对魏无羡说出口。
二人僵持着,直到魏无羡怀中的女子嘤咛着转醒。
女子长得十分清秀漂亮,身段俏丽,十七八岁的样子,看着像是姑苏那边的人。
女子茫然的看看江澄,又看看魏无羡,往魏无羡怀里又缩了缩。
江澄:“……”
魏无羡身体一僵,想要推开身上的女子,她却紧紧抱着不放。
“公子与小女子有救命之恩,小女子无以为报,只能……公子若是不嫌弃……”
江澄的脸黑了个十乘十。
魏无羡一副被雷劈的样子。
声音软软的,确实是姑苏那边的。
可是妹子!你是被我们云梦的姑娘附体了吗??
这么开放??
“咳……”魏无羡轻咳了一声:“哪啥姑娘你不用想太多,我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没啥的,你看我这身上也挂了彩,你跟了我我以后也保护不好你是不?”
“公子莫不是嫌弃我笨手笨脚?如今我已无去处,若是公子不要我……我就……我就!”
魏无羡无奈扶额,却被手臂上的伤拉着倒吸了一口凉气。
江澄默了半响,还是动手把那女子从魏无羡怀中拉了出来,顺道自认为是好心的把魏无羡扶了起来。
魏无羡疼的龇牙咧嘴:“哎呦呦,你轻点,江澄!”
女子警惕的看着江澄:“这位公子你……”
“姑娘别怕,他不是啥坏人,就是喜欢摆张臭脸。”
“……”江澄本就黑如锅底的脸又黑了几分。
“那公子……你愿不愿意……”女子又羞怯的开口。
“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魏无羡说完眼珠就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江澄莫名想松手让他趴地下。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能归结为魏无羡这人太讨厌。
女子展颜一笑,刚要开口,就看见魏无羡整个人扑进了江澄怀里,轻踮起脚尖勾着脖子就对着那两片薄唇亲了上去。
“!!!”
“!!!???”
“你看姑娘,我已经有夫君了,再要你,这似乎不太和体统对吧?”
江澄整个人已经僵在那了。
女子愕然的瞪大了眼睛。
等江澄反应过来,他看着魏无羡的目光已经像是在看死人了。
当然,魏无羡没有死成。
那女子被带回了莲花坞,破例收了当弟子。
至于魏无羡……
此时正趴在江澄的胸膛里睡得香甜。
江澄嫌恶的看着魏无羡流口水的样子,却还是认命的给魏无羡盖上了被子。
他睡觉还和以前一样,这么不老实。
“江澄……”魏无羡梦呓:“我……留……”
鬼使神差,江澄抚上了自己的唇,嘴角咧开一抹傻笑。
连他自己都没察觉到。

“我俊俏好夫君,不如帮帮你的小娇妻?”

这一句留,或许可以再试着相信一次。
因为这样,才有机会成为永远。

新手机交接成功!是时候开始肝文了!!!

魔道祖师外二——仁善(1)

曦瑶三拜

曦瑶归期

外一

人物亲妈的,严重ooc真的是我的错。
跟正文,人物没啥关系。
真的真的。

蓝启仁也曾问灵,不,直到现在,也依旧在。
蓝启仁着一袭白衣,手指轻抚案上古琴,拨动琴弦。
不似从前,今日的灵,似乎……
蓝启仁心头一跳,拨弦速度快了几分。
大约一刻钟,终于换来了懒懒的弦声。
“叮——”的一声,弦崩了,蓝启仁右手五指染上了血。
“知道你想我,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真的……是你?”
“哈,你没反驳我呢。”他调笑道。
魂灵坐在案上,隐隐约约可观外貌,大约有17、8岁,竟与金光瑶莫玄羽有三分相似,眉眼处与金子轩更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金光善。
“阿善。”
“嗯,我在。”
“我还以为……”
“什么?”
“没什么。”
“阿仁,当初的事,你可曾后悔?”
“……”蓝启仁颤抖的拨出了几个音。
“也是,怎么能指望你这个木头呢。”金光善眉眼染上几丝落寞。
死一般的寂静。
金光善缓缓开口:“我觉着魏婴那孩子很不错,有情有义,就是性格有几分不服管教。”
这是第一次,提起魏无羡蓝启仁没有生气。
“你家忘机和曦臣都挺有福气的。”
“没有。”
“阿仁,你实话告诉我,你不喜欢魏婴,是不是有几分我的原因在里面?”
蓝启仁默了默。
是。
每当他看到魏无羡,总是能想到金光善。
他们两个的性子太像了。
像到即使相貌差异他还会恍惚。
神采飞扬的少年,俊郎,有天赋,不服管教。
连说话的语气都很像。
这样想想,其实忘机爱上魏婴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因为,金光善,是他人生中唯一爱过的一个人。
只是,让他承认,曾经爱他,现在依然爱着他,太难了。

大约是15、6岁的时候,小古板蓝启仁第一次见到了来姑苏听学金光善,同行的还有温若寒和江枫眠,还有清河聂氏的少宗主,也就是聂明玦和聂怀桑的父亲。
那时,他负责带他们。
因为年纪差不多,少年天资聪颖,骄傲放纵,所以那时金光善很不服他的管教,江枫眠和温若寒也隐隐有这个想法,但是不似金光善如此放肆,蓝启仁姑且不问他们。
这是这一个月第几次了,金光善当着他的面,在他的课上与其他人传纸条,打瞌睡。
终于蓝启仁忍无可忍,仗罚了他之后,把他关进了藏书阁里抄家规,他在一旁监督,至于其他人,就在书室里自己温书。
江枫眠似乎挺同情他的,给他送药的时候顺便捎了一小盆剥好的莲子。
“光善,蓝家人是什么脾性你又不是不知道,何必惹他生气,苦的还是自己,还不如忍着点。。”
“哎哎哎!枫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看,我去你家听学的时候多自在啊,你们家的家训就一条,哪像他们姑苏的,妈耶!整整两千六百条!!这么多规矩,他们自己不烦的嘛?!什么不可疾行,不可饮酒,不可大声喧哗,不可私斗,不可杀生,还有还有,他们不给肉吃就算了,竟然饭不可过三碗!!我这肚子整日响整日响!太可怕了!”
江枫眠似乎被他逗笑了:“虽然是挺烦的,但你就收敛点吧,两千多家训,还必须用正楷,够你喝一壶的了。”
金光善一下子苦了脸。
心里小算盘打的啪啪响。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哈哈。”
然后,当晚翻墙出逃的金光善被蓝启仁逮了个正着……
金光善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完了。

我绝对没有给金光善洗白的意思!在小说里我贼讨厌他,只是觉得浪荡子和小古板好带感哈哈哈哈哈!
这次匆匆忙忙打了一点,下次更多点,谢谢支持啦!
还有手机超链接真的不会做(╥╯﹏╰╥)ง但还是谢谢太太,我会用手机在站内做超链接了!

魔道外一——妯娌关系

观音庙事件过去后,蓝曦臣就带着金光瑶回了蓝家,蓝忘机又带着魏无羡跑了,着实把蓝启仁气的不轻,整日都阴沉着一张脸,额,一张坟脸。
金光瑶走在路上经受指指点点,也有些不自在,但毕竟经历的多了,倒没什么大影响。
蓝曦臣却皱眉,厉声道:“不可私议。”
蓝家修士和门生没见过一向温和的宗主发过脾气,个个闷声不语,快步走了。
“二哥,何必置气,又不是什么大事。”金光瑶失笑,摇摇头。
“阿瑶的事,从不是小事 。”
金光瑶一向是挂着假笑的脸上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么平安了一段时日,众人渐渐适应了,也有人碰见金光瑶给他打招呼了,不过,那声恭恭敬敬的“宗主夫人”着实把他惊的不清。
更让他惊讶的事,他看到魏无羡了。
“哟!敛芳尊也在啊。”魏无羡皮笑肉不笑的跟金光瑶打招呼。
毕竟以前那些事虽然过去了,但要是对他毫不芥蒂,魏无羡自问,他做不到。
金光瑶也挂上了招牌假笑:“这不是二弟妹吗?怎么,跟二公子私奔回来了?”
“嗤。”魏无羡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瞥了他一眼就走了。
留下金光瑶无奈的摇摇头。
今天的蓝曦臣与蓝忘机也是不可避免的挨了训。
“虽说事件已经过去了,但是魏公子和阿瑶的关系着实算不上好,倒让我有些担心。”
蓝忘机看了兄长一眼。
“忘机,知道你也对阿瑶有些芥蒂,不过兄长还是希望你能调解调解他们的关系,毕竟是妯娌,未来总少不了多多接触。”
“……”
“忘机,我知道你不太乐意,权全当帮了兄长。”
“……”
“那我就谢谢忘机了。”
(您的好友读弟机已上线……等等蓝大汪叽还什么都没说呢Σ( ° △ °|||)︴)
魏无羡勉强答应不给金光瑶脸色看了。
妯娌关系暂时稳定住了。
其实关系真的进展还要多亏那次……
魏无羡又一次干起了翻墙出去买酒的事儿,蓝忘机和蓝曦臣外出办事,特别是蓝启仁也不在云深不知处,这下可把魏无羡乐着了。
撒欢儿似的跑了出去,带了两坛天子笑回来。
“魏公子,我记得,云深不知处禁止饮酒吧?”
魏无羡僵硬的回头,看到金光瑶,顿时松了一口气,下一秒,这口气又提上去了。
“先生回了云深不知处。”
“方才我看到他往这边来了。”
“魏公子,还是躲一下比较好。”
金光瑶笑眯眯的说。
魏无羡哼了一声,虽说他不在乎,可是蓝启仁生气会连累蓝忘机,这可就不好了。
魏无羡一翻墙头,又跑了出去。
“谁在那?!”
“先生,是我。”金光瑶叹了一口气,回头。
蓝启仁蹙眉,看了他一眼,仿佛看见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似的,扭头就走了。
金光瑶一个传讯符送了出去就回了寒室。
第二天看到魏无羡朝金光瑶半意思半真心性的给金光瑶打招呼的时候,蓝曦臣内心泪流满面。
妯娌关系终于有进展了!!!

辣鸡cql!我点击都不会的!谁要给你贡献点击播放量!

樱井大毛菌:

☆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

☆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  羡羡与叽的手相扣,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忘羡世界第一好  谁也不能拆散他们

ps:天使们请随意转载 (不用标明出处都可以)请务必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情 拜托了

曦瑶——归期

思来想去我还是觉得,先写曦瑶,舅舅你再单身会儿!我的私设还在赶来的路上!

来了来了来了
↓↓↓↓↓↓
↓↓↓↓↓↓

——“那之后,我想了其实也不是多久的很久很久。”
——“你对我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可我终究没有得到答案去回答我自己。”
——“我只知道,没你,我大概,不行。”

被金光瑶推开后,蓝曦臣就一直站在离棺材不远的地方失神的望着什么,沉默不语,像个人偶一样,没有一丝生气。
魏无羡总觉得有些蓝曦臣此刻有些危险。
他扯了扯蓝忘机的袖口,用眼神示意他。
蓝忘机默默地点了点头。
仿佛是一瞬间的事,朔月破鞘而出,直直飞向那口棺材。
蓝曦臣眼中似有火光闪过,明明不长的距离,却在他眼中放缓了无数倍。
每近一分,蓝曦臣嘴角勾起的弧度就越大,俊美的面庞变得十分诡异。
仿佛魔怔了一样。
离棺材还有几步之差,“哐当”一声,蓝光闪过,避尘出鞘,堪堪挡住了朔月。
“兄长!”
“泽芜君!”
仿佛有什么东西破碎了,蓝曦臣的笑容僵住了。
发了疯一样,向那口棺材奔去。
来不及拦住了。
他们也不会下手伤蓝曦臣。
突然,一道有些虚浮无力的紫电直直的向蓝曦臣袭去,缠上了他的小腿。
是江澄。
一股酥麻的感觉从腿上传来,蓝曦臣站立不能,直挺挺的向前趴去,一下子摔倒在地,白色的衣袍上沾满了尘土,脸俊美的脸也不曾幸免,似是高洁傲岸的白兰落入沼泥,沾染了一身污秽。
蓝曦臣眼前模糊一片,粗喘了几口气,用手肘和五指用力的向前爬去。
酥麻的感觉已经从双腿蔓延到胳膊了。
江澄粗咳了几下,吼道:“还愣着干吗?拦着他啊!!等着回家过年?!”
“蓝湛!”魏无羡一声低吼,把蓝忘机的思绪拉了回来,再于心不忍,也只能把蓝曦臣拉回。
“放开我!!”蓝曦臣挣脱不得,只能用纤长的五指抓住地面,鲜血从指尖渗出把一片地染上暗色。
“放开我!蓝忘机!你放开!”
蓝忘机双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抓住蓝曦臣的指尖泛白。
“兄长!”
魏无羡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劈向了蓝曦臣的后颈,趁他晕倒,把他带回了姑苏。
蓝曦臣醒后,没做什么特别过激的事情了,众人也就微微放心了些,以为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了。
一个月后,姑苏传来了一个令人惊讶不已的消息,几乎有些震动了修真界。
姑苏蓝氏现任宗主蓝曦臣自杀了。
未遂,还有一息尚在时之时被救回。
听闻他是自己斩断了一臂,而后被朔月穿胸而过,把自己定在了足足有八十一根桃木桩的棺材里。
与……敛芳尊死法一致甚至更为狠辣些。
蓝启仁和蓝忘机焦头烂额,寻了许多法子,终于把蓝曦臣救了回来,把断臂接了回去,加派人手看管蓝曦臣。
蓝曦臣醒来之后,一直无声的坐在床上,只说了一句话:“为何要把我救回来。”
连个疑问的语气都没有,眼神涣散,嘴唇干磕,面容苍白。
却没人回答他。
魏无羡告诉蓝忘机云梦有些事情,江澄叫他回去,还说了几天后回来。
蓝忘机最近一直劳累奔波难免有些心力憔悴,没有多加思考,只是点了点头。
魏无羡目光飘向塌上的蓝曦臣,眼神变了一下,就出了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直至一天江澄来了姑苏。
“怎么不见魏婴?他没跟你一块?”江澄扫了扫四周,问道。
蓝忘机有些错愕。
他抬头问道:“不是你……”
不、不对,以现在魏无羡和江澄的关系,出了事他怎么可能会来找他?
蓝忘机本就雪白的脸,这下子血色褪了个干净。
“魏、魏婴……”
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人,一袭黑衣,手拿一把剑,腰间别了一管黑笛。
是魏无羡。
此时的他,却有几分狼狈。
黑发散乱,衣服上也破了许多处,一片一片的暗色,露出了的肌肤上都是伤痕,脸上也不例外,眼底乌青严重。
“魏婴!”蓝忘机一下子从凳子上站起来快步走到他面前,检查他的伤痕。
“你……”
江澄也吓了一跳,虽然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但眼睛还是一直往魏无羡这边飘。
“等会再说。”魏无羡摇摇头,走到蓝曦臣塌前,从怀中掏出一个东西扔给了他:
“接住。”
是锁灵囊。
蓝曦臣抬眸,下意识的接了,抬起头。
“金光瑶。”
蓝曦臣的身躯一震,嘴微张。
魏无羡回答道:“金光瑶的魂魄,我只能凑这么多了,你好生温养,说不定还有救。”
魂魄已经很碎了,却比当初晓星尘的情况要好一些,魏无羡已经尽力修复了许多了。
说罢,把手中的剑也递给了他:“恨生。”
蓝曦臣把锁灵囊和恨生紧紧的搂在怀中,眼泪大滴大滴落下。
“谢谢……”
“谢谢……”
“谢谢……”
除了谢谢,他已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就当是报答你当初告诉我的事情了。”
谢谢你,让我和蓝湛有了未来。
许多年后,云深不知处……
一个人缓缓走向蓝曦臣的床榻,看着床上熟睡的他,俯下了身,在他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我回来了,二哥。”

[这不是正文只是我想写了而已!]
[正文请移步三拜歇歇!]
QAQ我果然没法忍心虐他们惹,秀秀文已经够虐的了,还是给他们好结局我才安心www
请叫我发糖专业户,虐不起来虐不起来啊!
然后我会抽机会更新曦瑶三拜后的日常生活的,许多cp都在哦!喜欢的话可以点我主页,说不定哪天就有了呢(bushi)
虽然可能有些慢吧……



曦瑶“糖”

最近也想写一段关于接下瑶妹和聂大进棺材那一段的后续“糖”,大概篇幅不长,还有也青车我真的hhhh……不想写😂写了一半了最近要不然努力努力?马上期末了不想复习www,然后我会不定时的更新三拜后的番外有追凌糖(大概23333)

舅舅emmmm

关于舅舅,因为我真的不吃他的民配,觉得舅舅是直男吧……TM他还是个恐同……我真的233333所以最近想给舅舅配一个符合舅舅择偶要求的人(私设),表骂我!